HOME(最初のページに戻る)


(台湾翻訳学会『翻訳研究集刊』掲載論文)

日⇔中同歩口譯探討

  永田 小絵

中文摘要

對于同歩口譯,不同的語言組合是否有不同的問題存在?欧洲傳統的翻譯理論主張口譯是將原文的意思変成一種

概念以後再在目標語言中再現,因此不須要考慮個別語言的問題。但他們研究的対象均爲印欧系語言之間的組合。

筆者認為中日文口譯者所面臨的問題還是會關係到個別語言之特徴。那麼,中日文之口語有何特徴,它對口譯産

生如何影響,因原文文體之不同,口譯的表現會受到如何問題?這篇論文透過中日文同歩口譯資料探討此問題。


一.導言

   這篇小論文中介紹的資料來源包括;在ISS口譯培訓中心(1)日中口譯課程所舉辧的模擬演講會及筆者参加的国際會議,並均爲事前没有提供講稿同歩口譯。透過實例分析,可以發現幾個問題,包括;可譯不可譯(或難譯易譯)、將中/日文翻譯成日/中文時可採的戰略、学生和專業口譯員之間的差別、同歩口譯之語言處理的特徴以及語言組合等。

 

二.同歩口譯的幾個問題

<抱歉!網路版没有登載ISS學生在模擬演講會上所做的口譯資料。>

   首先介紹的資料是ISS*1本科學生在一場模擬演講會上進行同歩口譯之後,將其録音寫成文字資料的。因爲在此介紹的資料只引用了一部内容(全體的五分一),故其訊息處理單位的編號從中途開始。
   担任口譯的學生(以中文爲母語者)
已経可以邊聽邊講,但因其對日文的理解較慢、或不能很快地想起適當的譯文來,故産生遺漏的情况較爲顕著。透過此資料,我們可以觀察到同歩口譯獨有的幾個特徴和問題,因此可以説,這是個比較有普遍性的資料。 此外,除了日語發言的原文和中文譯文外,又添付了日文的二次性譯文、即;以中文譯文爲基礎,再次譯成的日文,以便進行對比和研討。(請参照同歩口譯實例)。透過此同歩口譯資料可以觀察到的内容如下:( ( )内的數字與同歩口譯文字資料上標記的訊息處理單位的編號相對應。)

1.遺漏:未能譯出本應翻譯出來的訊息*2

   在進行同歩口譯時發生遺漏的部分可分類如下。透過資料的分析,可以發現發生遺漏的幾個原因,即,由於時間的限制而引起的訊息從口譯者的短期記憶中的消失;由於語法結構不同,没能將發言原文的訊息譯出;一時反應不過來,等等。

1) 羅列名詞時發生遺漏

   羅列名詞時比較容易發生遺漏。因爲作爲例子而列舉的名詞和前後文的意思並没有很明顯的連關性,所以難以採用TOP-DOWN方向的理解方式,而只能採取純粹的BOTTOM-UP方向的處理方式,但此時如果爲了處理其先行訊息而不能及時着手於後續訊息的處理,可能該訊息内容就會從口譯者的短期記憶容量中溢出,那麼,就會發生「來不及處理」的情况。因此,應該及時處理完先行訊息來縮小原文和譯文的距離,否則就不能傳達全部的訊息。發生這種情况時,一起在口譯廂里工作的口譯者必須採取記筆記等的方法來幇助他的同僚,以免發生訊息的遺漏。

2)插入語的遺漏

   日語口語中,常在一句話當中随便插入補充性訊息,因此將其翻譯成中文時比較容易發生遺漏。從口譯者的意識來看,他開始把原文轉換成譯文時,根据目標語言的語法結構來組織譯文,準備爲聽衆提供完整的句子,因此突然遇到被插入的補充訊息時,來不及改正已經組織起來的譯文。
   此外,被插入的訊息常常是未經深思熟慮,而是講者偶然想起随意添加的内容,並不具備主要的意義,可以説是重要性較低的訊息,因此,口譯者有時可能會故意将之舎却。如果是有意識的舎却,便可将之看成減譯或不譯。

3)由於想不起適當的譯語而産生的遺漏

   「女性の視点が反映されていない」(没有反映出女性的觀點)「企業の利益に還元される」(回饋給企業的利潤)「家父長制度の規範」(家長制的束縛)的部分,因爲未想起適當的譯語之前就要處理後續的訊息,故發生遺漏的現象。在此部分,除了遺漏之外,也可以看到因爲採用其他説法代替而引起的錯譯之現象。

2.減譯:在目標語言中不需要譯出來的訊息。*3

4) 省略訊息處理單位的句尾

  (1) 「という」之後的訊息*4

   聽到日語句尾的「〜ということです(ね)」、「〜という問題があります」、「〜というものです」等説法的「〜という」時,可以先把「〜という」前面的訊息翻譯出來,以便完成譯文。一般而言,「〜という」後面的「ことです」或「ものです」並不具備必須傳達的積極意義,因此,即使省略也不礙於傳達效果。
   此外,針対後續的「問題がある」、「話がある」等接尾語,可以用指示詞「這」來重新組織像「這是一个問題。」、「有這麼个消息。」等的譯文。這様將一句原文分成兩句,分別傳達訊息時,應視之爲「分割處理」。也就是説,如將「という」看成一種標志,那麼就可以在未聽取句尾之前開始翻譯,並且其句尾往往也可以省略。

(2) 補白性連接句的省略

   「〜ですけれども」、「〜したいと思うんですが」、「〜なんですが」等的連接句多用於説話時的補白表現,基本上可以刪掉,不需要在譯文中表示逆接的意思。

5) 多余的詞和重複的訊息(48・49,50・51)

  「えー」、「あのう」等詞作爲多余的詞被置於翻譯對象之外。還有,像「過重な労働」(勞動過度)和「非常にヘヴィーな労働」(非常重的勞動),「アンペイド・ワーク」(無報酬的勞動)和「無償労働」(無償勞動)等,重復同様意思的説法時,只翻譯一個就可以認爲完成訊息的傳達。因此,發言者就某一个詞語(多爲補助聽衆的理解)用其他的説法加以説明時,在經由翻譯手段來傳達訊息的情况下,這種重復的訊息被認爲是不具備意義的,那麼就應把它舎却。此時,重復的詞語與「えーと」和「あのう」一様,可作爲多余的詞來處理。

3.加譯:( )内的數字與譯文編號相對應

6)補充説明(50,67,69,71)

在中文譯文50中,將日語原文用指示詞「それ」(它)來表示的内容翻譯成「農村女性的工作」,從而使之更加明瞭。原文67的「人権分科会ですが」(就人權分科討論会),在譯文中加上「就〜進行説明」。此外,69的譯文也補充了「關於這一點,我們進行了討論」。原文71「売買春などが行われるということです」(賣淫嫖娼等)之後加上「産生許多社會問題」一句來添補「社會問題」這一涵義。以上介紹的加譯現象可以認爲是由於口譯者要向聽衆提供更明確的資訊而有意識地加上去的。

7)没有必要的加譯(51,67,68,72)

如將上述6)的補充説明性質的加譯視爲口譯者爲了補救訊息的短缺而有意識地進行的措施,那麼,與此相反的就是在口譯過程中偶尓發生的以補白性的口頭襌來填補時間空白之現象。諸如「這個」「那個」之類的間投詞並不具備重要的意義,故不是用的過多,就不會阻礙原發言的資訊的傳達。但如以具備意義的語匯來填補時間空白,便有可能譯錯原文。在這里,51和68加上了在原文中没有的「有的時候是」,結果産生了誤譯。即,翻譯成「有的時候是無償勞動」以及「有的時候把女性看成物品」的話,由於添加了原文本來没有的「有的時候」的意思,致使譯文内容不同於原文的資訊。67和72也添加了類似的口頭襌「這個時候」,但這句與「有的時候是」不同,並不具備積極的意義,故可不将其視爲誤譯。

4.錯譯

8)誤解原文的意思(42、78)

42的部分,因將ODA誤解爲NGO,故錯譯成「非政府組織」。 78的日語原文是「ご案内のとおり」(像各位已経知道的那様),但口譯者將「案内」誤解爲「介紹」。在這一例中,翻錯的地方並不多。但如果原發言難以理解,並且是口譯者的B語言(第二語言),就會産生較多的誤譯。即,如口譯者對於外文的聽力有問題,則向聽衆提供的訊息與原發言會有出入。(關於「難以理解的發言」,予以後述。)

5.概括帰納,簡化

9)詞匯不足(54、60、61)

在此舉例的口譯是以口譯者的A語言(母語)進行,故很少出現因詞匯不足而産生的誤譯。以B語言進行口譯時,如有詞匯不足的問題,即使能正確理解聽到的語言資訊,也不能以適當的詞匯來表達,故常以類似或高層次概念的詞匯代之。在此,將日語原發言的「農村が疲弊しているあるいは破壊されているという問題がある」(有農村疲弱或被破坏的問題)簡略地翻譯成「農村問題更加嚴重」,還有「企業の利益に還元される貿易型のプロジェクト」(將利益回饋給企業的貿易型項目)這一句被説成「經済開發」,譯文a輝間華。這與其説没有理解原文的意思,不如説是一時想不出適当的譯語,未能及時譯出全部的資訊。

6.斷句和原、譯文的距離

10)斷句(按訊息處理單位切割原文)

同歩口譯必須根据原發言提供訊息的次序進行。透過此同歩口譯的文字資料得知,按照原文的意思分斷訊息處理單位時,大致以原發言的停頓來進行斷句。此外,日語原文的「〜なんですが、」的句字尚未説完,但在中文譯文中却以完整的短句來進行翻譯的現象比較明顯。例如,資料開頭40的原文是「少し詳しくお話したいと思うんですが」的日語原文尚未完結,但在譯文以説完的形式,即「做進一歩詳細的説明。」這一句來處理。同様,52的「〜問題になっておりますし、」被譯成「這個是非常嚴重的問題。」、62的「女性や子供が多いんですけれども、」被譯成「常常會選用婦女和小孩。」,這些句子的日語原文均未説完,但譯文却是完結的短句。由此可見,進行同歩口譯時,按訊息處理單位來進行斷句的語言訊息一般被譯成簡單的基本句型而向聽衆提示。

此外,67的原文「人権分科会の内容につきましては、」本來是提起話題的部分,句子並未終結,但其譯文却爲「針對於繁幡分科會議的内容進行説明。」,加上了「進行説明」一句,以便使譯文完結。可見,進行同歩口譯時,口譯者將原文分斷爲訊息單位的標凖可謂是「可以変換爲単句的單位」。

11)原、譯文的間距(從聽取到開始口譯的時差)

   觀察從聴到原文後開始翻譯爲止的時間差距,最短者則未聽完一個訊息單位就開始翻譯,出現這些原文和譯文的時差最短的部分多爲提出話題的開頭部分。諸如,40「針對各個分科會議進行説明」、45「何謂農村婦女的問題」、57「所謂政府開發援助」等皆是提出話題的開頭部分。提出話題時,在日中同歩口譯通常可以採「在〜方面、」「關於〜的問題、」等説法來因應。因此不必拉長原譯文之距離,而帰納爲完整的意思後進行口譯。與此相反,也有拉長距離的部分,即,以資料爲例,大致上相當於從68到76的部分。原文在這里表達的資訊則是文化分科會所談到的内容,與前面介紹的開發分科會有關的問題或後續的政治分科會的内容相比,説法更抽象,故口譯人員在確實理解其内容後才開始翻譯,自然需要較長的時間,原文和譯文的時差自然會較大。而且,在這里較爲顯著的特點就是加譯現象特別多,這説明翻譯又抽象又難以理解的部分時,必須加以「深層處理」,那麼,原文和譯文之間距也會較大。此外,同様在文化分科會的説明部分,因連續幾個訊息單位的原譯文距離拉開之結果,漏了一個訊息單位(74)。

7.整體文本的比較

   最後,針對原文所提供的資訊與譯文再現出來的資訊進行整體性的比較。要觀察的内容爲:原文和譯文整體的資訊是否達成等値。爲此,透過原文和譯文的對比,核對一下譯文有無翻譯出所有的訊息處理單位來;原文和譯文的意思有無出入;譯文的文體是否與原文相對應。

   第一,訊息量的問題。原文提供的41個訊息單位中,譯文完全没有表達出來的有5個。此外,在羅列固有名詞的部分没有譯出幾個語匯;原文重復的兩個訊息單位被帰納爲一個。因此,從量的角度觀察,譯文没有達成等値。但,44「資料には単語だけで出ているので聞き手にとってわかりにくいのではないか」(在資料上只用單詞來表示,可能對聽衆來説不太好理解)是與演講主題並無直接關聯的次要訊息,56「これは一連の問題である」(這些都是一系列的問題)也只不過是補充性説明而已。此外,74「こういった家父長制度の規範のもとでは」(在這様的家長制度約束之下)本應翻譯的訊息,但譯文75的句尾補充了「儒教的價値觀念」一句,故實際上彌補了前面的遺漏。因此,在這里應視爲遺漏的部分只有58「女性の視点が反映されていない」(没有反映出女性的觀點)一個。

   第二,原文和譯文之間在其意思上有無出入的問題。這主要是誤譯的問題。在這里,如前文所述,没有發現有礙於原文整體資訊之傳達的嚴重錯誤。

   第三,文體的問題。在這里針對譯文有無保持原文的文體進行比較。將翻譯出來的中文再次直譯成日文的文本和原發言的文本相對比,可以發現譯文的文體比原文稍微口語化,以比較随便的語調傳達。進行口譯的學生雖然以中文爲母語,但未能充分表達原發言的文体。翻譯成母語時能否以相應的文體來進行口譯主要取決於口譯員的母語表達能力,但在口譯員聽取外語時的精神負担較大的情况下亦會出現同様的問題。

   從以上的分析來看,在此介紹的同歩口譯除了文體以外,大致上傳達了原文的資訊。本文舉例部分的長度爲實際演講的五分之一,但選擇了同歩口譯各種問題集中的部分,故在此能觀察的内容大致可以代表整體情况。
   一般而言,觀察將同歩口譯録音寫成文字的資料時,從翻譯結果來看,會有原發言的部分資訊被概括帰納之印象。這種概括帰納或簡化現象在從中文(實詞多、一定的字數或發言時間所包含的資訊密度較高的語言)翻譯成日文(虚詞多、一定的字數或發言時間所包含的資訊密度較低的語言)時特別顯著。
   在原發言的速度較快的情况下,迫使口譯員領會發言的意圖後進行摘譯,而難以實行逐詞轉換。此時常常用改述的方法,以免訊息的遺漏。下面,以中譯日的同歩口譯爲例,對此問題加以探討。

 

三.中→日同歩口譯的概括和改述

 

   由於中文基本上是一字一義的語言,同一字數所提供的資訊量自然會比日文多,故由中文翻譯成日文,字數會増加40%左右。當然就口語而言,中文與日文不同,不是一個字一個節拍,故不能僅以字數來比較兩者所需要的時間,但進行口譯時,要求日語以敬體表達,從而使得日語譯文更受時間的限制。尤其是原發言的資訊密度高(像宣讀文章等,完全没有多余的語匯的發言)或者講者的説話速度太快時,不能將所有的詞匯逐字翻譯出來。因此,在中文原文的資訊密度較高的情况下,中→日同歩口譯需要拉開原文和譯文的距離,理解原文的意思之後,將其内容概括起來再向聽衆提供。下面介紹的就是此類同歩口譯的實例。

・・・・・・・・・・・・・・・・・・・・・・・・・・・・・・・・・・・・・・・・・・・・・・・・・・・・・…

資料來源:東亞改革論壇 (1996年4月)

SL:摘自;謝淑媛博士的演講

TL:中→日同歩口譯(譯員;永田小絵)

1.SL:那麼,我們還看看貴国,日本,國防預算是世界第二位。

      除了美國之外,世界上,花費在國防,數目多的國家就是日本。

  TL:日本は国防予算が世界第二位です。アメリカが第一位です。

(日本的國防預算是世界第二位。美國是第一位。)

**在時間非常緊湊的情况下,口譯員爲了儘量傳達原文的資訊而設法將其概括起來,結果,翻譯出來的句子相當簡略。雖然未能完全表達講者真正的意圖,但也避免訊息完全的遺漏。

 2.SL:那最後,我提議,假如,可能的話,我們鼓励全世界的武器税。就是arm's tax。交納給聯合國。就是,
      従事軍火貿易的國家必須向國際組織付税,作為維持和平的経費。

  TL:それから最後なんですけれども、もしできることならば全世界的に、武器に対する税金を掛けるということが考
     えられると思います。そして国連に納税することによって、兵器の輸出入にかかわる税金を、国際組織として
           平和維持にかかる経費とします。

(那麼最後,如果可能的話,可以考慮在全世界上徴収武器税。然後,向聯合國納税,由此,作為國際組織,將武器的進出口有關的税金作為維持和平的経費來使用。) 

**刪除英文的補充説明,SL的兩個句子被帰納爲一句,再添加了接續詞「ことによって」(由此),以便使前文和後文的關聯性更加明顯。此外,視「従事軍火貿易的國家」爲已述訊息而刪除,以「武器的進出口有關」代之,再改変語法結構來進行處理。做同歩口譯時,後續訊息的語法結構取决於前文語法結構的處理方式。

3.SL:可是,我們從這里,也可以看到在亞洲,不像歐洲一向有很好的合作和全方面的機構,跟組織,跟功能。   

  TL:ですが、アジアはヨーロッパとは違いまして、安全保障のための組織というものを持たないことが、重要な問題になってきます。

  (可是,亞洲和歐洲不同,没有安全保障的組織,這成爲很嚴重的問題。)

**因認爲開頭的「可是,我們從這里,也可以看到」是次要的訊息,故將其刪除。此外,由於同歩口譯的特點,先翻譯「亞洲不像歐洲」的部分,然後再説明有何不同,從而進行「按次序」的處理。因此,轉換成TL時不能保持SL的語法結構,有必要改変與後續訊息的連接關係。在此譯成「安全保障的組織」是援引框架知識,從個角度傳達原文資訊的。還有,可能因爲未能記住發言開頭的「可以看到」,結果譯文句尾変成「成為嚴重的問題」。包括此問題在内,這里的譯文險些誤了原文的意思。

・・・・・・・・・・・・・・・・・・・・・・・・・・・・・・・・・・・・

       以上介紹的實例並不是宣讀講稿式的演講,但事前能與講者商量,了解到一些講話要點和背景知識。因此,雖然發言的速度較快,但透過採用刪除冗長部分及重復訊息之方法來因應,以便傳達原文最主要的資訊。與前述學生的口譯進行比較,可以發現兩個不同點。

1)翻譯出來的聲音文本中,很少有較長的停頓。

   或許由於中→日口譯更受時間的限制,並且在此提示的口譯實例中,原發言本身的冗長程度較低的縁故,聽翻譯時並無根據毎個訊息單位來斷句之印象。因此,聽同歩口譯録音也難以判斷在何處進行斷句。此外,在7分半的時間内將約有2900字的日語譯文講出來,講話速度會比較快(幾乎接近NHK電視新聞報道的速度)。

2)改述部分較多

   將SL和TL比較起來,能發現TL比較自由地進行改述。雖然其表達方式和原文不一致,但也能保持原文所包含的訊息。

 

四.從口譯的角度看日文

 

1.難以翻譯的日文発言

    實例A是完全即興的演講,在此介紹的是做簡單的自我介紹之後,進入正題而開始演講的開頭部分,換言之,這之前尚未提供任何資訊。因此,口譯員是在對於發言内容無任何知識積累之情况下開始翻譯的。這個演講的主要特點爲:幾乎不用主語「我」;在句子的中途插入其他的訊息等。此外,有時還會出現不合語法的表達方式、句子的前半句和後半句的主語不同等的情况。乍看起來,似乎有較多的冗詞,但需要彌補的潜在訊息也不少,致使訊息密度變得較高,講話的速度不很快,内容並不專業,但口譯進行得很不順暢。事後,口譯員(以中文爲母語者)認爲此演講「意思不太好理解」。同歩口譯的實際情况如下:

・・・・・・・・・・・・・・・・・・・・・・・・・・・・・・・・・

實例A 資料來源:ISS口譯培訓中心同歩口譯訓練模擬演講會,

       大約三十分鐘的演講的一部分。

發言者:綜合商社女職員

講話内容:在企業工作三十年的経驗

口譯員:以中文爲母語的本科學生

日文原文後的<中文>是後來“直譯”後添加的譯文。

 SL1.えー、まず入社式のときに、<首先,在迎新典礼的時候,>

 TL1.首先在,入社,考試的時候,*1

SL2.そのときちょうど自由化というのが、えー、経済の自由化、貿易自由化というテーマが非常に流されていた時代で、<當時正好是,自由化,經済自由化、貿易自由化,這個題目非常流行的時代,>

 TL2.就貿易自由化,経済自由化,這個題目当時非常流行,

SL3.えー 入学式に臨んだときに、(「入学」は発言者の言い間違え)

   < 参加入學典礼的時候, (「入學」是發言者説錯話的) >

TL3.在我面対考試的候,*1

 SL4.副社長が祝辞の挨拶をされ、<副總経理致賀辞,>

 TL4.副社長,  是, 阿ー, 

 SL5.そのあと質問のありますかという形式的なことばを真にうけまして、

<然後,(問)有没有問題,(那麼,我)將這個表面上的説法當真,>

 TL5.問到了這個問題,*2

 SL6.今後、自由化が発生、え、自由化になった場合、

<今後,自由化發生, 實現自由化的時候,>

 TL6.今後, 自由化的発生,以及経済自由化時,

 SL7.どのように生き抜いていくのだろうかということを<如何生存下去,這個問題>

 TL7.怎麼様去生長,

 SL8.百何十人の新入社員の前で、質問をしてしまったというような、

    <居然在一百幾十個人的面前,提出了這個問題,可見,>

TL8.我被,アー, 我問了這個問題,以後能不能,自由化以後能生存下去,*2

 SL9.ずうずうしさがありました。<臉皮多厚。>

TL9.(遺漏)

SL10.えー、あまりたいした答えを期待するようなことを答えてくれませんでした。

 <並没有回答(我)所希望的那種答復。>

TL10. 但是, 我所希望的那様,社長並没有給我一個很好的答復。*3

・・・・・・・・・・・・・・・・・・・・・・・・・・・・・・・・

*1將「式」shiki聽錯成「試験」shiken。除此兩個詞匯的日文發音很接近外,由于在中國没有舉行「入社式」(進入公司的紀念典礼)的習慣,因此更容易産生誤會。如果將這一部分譯成「我剛進公司的時候,」,那麼不僅僅在時間上來得及,同時也能配合後續訊息。當然「我剛進公司的時候」並不能説是正確的譯文,但進行同歩口譯時來不及加以詳細的説明,假若以加速説話速度來説明「入社式」的内容,其結果只能導致聽衆的混乱。在後續訊息單位3再次出現「入社式」(公司迎接新人的典礼)時,也可以翻譯成「開始工作的第一天,副総経理向新人致賀詞」。這様的譯法對聽衆來説最容易理解。假如,演講本身的説法爲「私が入社した当時はちょうど貿易や経済の自由化が話題になっていました。仕事始めの日に副社長が祝辞を述べられ、」(我剛進公司的時候,正上貿易和経済的自由化成爲熱門話題。開始工作的第一天,公司副總経理向新人致賀詞説,)之類,那麼只做表層處理的口譯(逐詞翻譯)就可以實現適當的傳達。

*2因口譯員以爲是「試驗」,故誤解成「提問題」的是「副總経理」,「被問」的是「我」,可是聽到後續訊息後加以了改正。但因未能及時譯出此部分而耽誤時間的結果出現了遺漏。並且在此冒然提示的訊息與先行訊息不吻合,致使聽衆不知所云。如日文原文爲「そのあと、質問はあるかと聞かれました」(然後,被問了有没有問題),則可避免誤解。

在此先完結前面的句子,再用主語「我」來重新組織譯文,從而提供後續訊息,以免産生誤解。但實際做口譯時,口譯員因不能知曉「將形式化的説法當真」的是誰,所以一時反應不過來。然後聽到「百何十人の新入社員の前で質問をしてしまった」(在一百幾十個人的面前提出了問題)以後,口譯員才發覚「提問題」的是眼前的發言人「我」,忙進行改正和補充。

*3由于未聽到句尾「くれませんでした」(没有給我)之前開始翻譯,故譯成相反的意思。但,若是口譯員以日文爲母語,一聽到「あまりたいした答えを」(將並不適合於我所期待的回答)就可以知道句尾應該是否定性質的。這或許因為口譯員的B語言能力不足而産生的問題。

2.易於翻譯的日文發言

   實例B的原文是國會議員的發言。因爲議員平時講話的機會多、習慣於語言表達,故與實例A比較,所要傳達的訊息嬬校充分用語言表達,故進行加譯的必要性較低。其結果,中文口譯做到了訊息的傳達,並加以了若干的補充説明,比較從容有方地進行口譯。此外,這一例的發言人和口譯員均爲專業者,與實例A比較,自然具有不同的条件。

・・・・・・・・・・・・・・・・・・・・・・・・・・・・・・・・

實例・B 資料來源:東亞改革論壇,自由討論時的發言(一部分)

發言人:海江田万里議員, 口譯員:專業會議口譯員(接近中日双母語者)

SL1.で、まあ、私の一番直近の関心というのは言うまでもなく、台湾海峡、台湾海峡とそれから両岸関係、の問題でございます。*1

TL1. 那麼,我最近最關心的問題,是台湾海峡,兩岸的問題,

SL2. 中国の基本的な認識というのは李登輝さんは、これは台湾独立派であると、いう認識を持っておりますから、

TL2. 中國的最基本的認識,就是李登輝先生,是台獨派,就是中國大陸方面的認識。

SL3. あの、百パーセント独立派だという認識を持っております。

TL3. 他們認爲,我認爲他們百分之百地認爲,李登輝先生是台獨派。

SL4. えー、あのう、まあ、一般の人はどうか分かりませんけれど、*2

TL4. 當然就是不知道大陸的老百姓究竟怎麼想,

SL5. 私たちが会ってくる人たちは独立派だと。

TL5. 就是,至少,我見過面的那些領導都是這麼認爲的。

SL6. で、言うまでもありませんが、三月の二十三日に、総統選挙があって、

TL6. 那麼,不久 ,就是有總統競選,

SL7. そして李登輝さんの、まあ、台湾のなかにおける、立場というのが圧倒的に評価をされるという事、

TL7. 李登輝先生在台湾的立塲,可能就是會受到一定的評価。

SL8. それから実は、そのう、このお、台湾の問題というのが、

TL8. 那麼,台湾問題椿

SL9.今年に限っていうと、三月二十三日に終わる話じゃありませんで、

TL9.就今年來講,就三月二十三,不是説三月二十三日就告終的問題

SL10.私はそのあと今年のAPECは、フィリピンでラモス大統領が主催をして、やるという話が決まっていて、日にちはまだ決まっていませんが、

TL10.那麼菲律賓的這個拉莫斯先生的,主持之下,今年還有亞太經合會議,在菲律賓挙行,

SL11.でこのーーお、フィリピンのラモス大統領って言うのは、

TL11.這個拉莫斯總統, 他,

SL12.実は、李登輝さんが、あー、確か2年前ですけど、積極的な外交政策を始める時に、確か2年前の五月だったと思うんですけれども、

TL12.就是李登輝先生,就是前年,積極地開展外交活動的時候,我記得是二月,(「二月」是譯錯)

SL13.一番はじめに訪問したのがフィリピンだった、あー、わけですね、確かそうでしたね。

TL13.e‥‥,第一個出訪國家是菲律賓,我記得是這様。 如果没記錯的話。

SL14.えー、それでフィリピンで大変な歓迎を受けて、

TL14.那麼在菲律賓,李總,李登輝先生受到歓迎,

SL15.で、そこから李登輝さんの積極的な外交というものが、台湾のですね、積極的な外交というものが始まったわけですね。

TL15.那麼李先生,就是,非常積極的,就是,台湾的外交活動就開展了。

SL16.えー、というわけで、今年のASEANが、いったいどういう形で、台湾をめぐってどういう形で、開催をされるのか、と、いうことがひとつ、まだあんまり議論になっておりませんけれども、 *3

TL16.那麼我覚得東協,圍繞着台湾,e‥‥,就是這種會議,如何開展會議的,我就非常關心。

SL17.これは日本もしっかりとした対応を考えておか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と、いうことがわかります。

TL17.在這里,就是,日本應該採取相應的,措施。

・・・・・・・・・・・・・・・・・・・・・・・・・・・・・・・・

*1 「言うまでもなく」(不用説,)是次要的訊息,譯成中文時將其刪掉更易於聽衆的理解。還有,在原文中重復説兩次的「台湾海峡」在譯文中不需要同様説兩次。

*2 「えー、あのう、まあ」、「そのう、このお、」、「えー、というわけで」 這些相當於中文的「這個,那個」之類的詞在同歩口譯中不被認為是需要傳達的資訊成分而置之不理。適量包含如此多余部分的講話能使口譯員有較爲充裕的時間組織譯文。

*3 將「まだあんまり議論になっておりませんけれども」(還没有成爲熱門話題)翻譯成「我就非常關心」,這可能因為將原發言的意思揣摩得太深,或者没有聽到全文便開始組織譯文而以補白性的語匯來填補句尾。同歩口譯有時翻譯出在原發言中並無表達的訊息,在此反映出來的就是口譯員如何解釋發言訊息的問題。

從實例B的口譯情况可以發現的事實如下:

1)有抑揚頓挫的講話容易抓住要點

   口譯員透過分析性的聽取來表達資訊。次要的訊息、補白性的語言表現、重復兩次以上的語匯等均被認爲無需傳達,而從譯出對象除去。爲了使這種分析性聴取更容易進行,必須充分利用聲音方面的特徴,即,聲音的高低、大小、講話的速度、停頓的長短等的韵律性資訊。將録音寫成文字的資料無法再現講話的聲音,但實例B其實是所謂「有抑揚頓挫的」講話,對於聽衆來説很容易理解要點。

2)與實例A比較,專業的會議口譯員把握的訊息處理單位以及原、譯文之間的距離都較大,因此毎次處理的訊息就比較完整,對聽衆而言,其組織起來的譯文也易於接受。此外,這篇講話的特點是:一開始講話就提出主題,從而能使口譯員形成知識框架而更容易預測以後的講話内容,那麼就可以拉長與原文的距離。原發言的「私の関心事項は‥」(我所關心的事情是)「中国の基本的な認識は‥」(中國的基本想法是)「今年のAPECは‥」(今年的APEC是)均起着引出後續内容的標題之作用。

 

五.日中口筆譯的其他問題

 

1.日中筆譯的問題

遠藤和武吉(1990)就筆譯指出問題如下:*5

○日中兩國語言在語法上完全不一致

日文:黏着語。助詞、助動詞等附属詞發達,將這些附属語連接在名詞或動詞等獨立詞後面,由此表達獨立詞與獨立詞之間的關係。

中文:孤立語。詞尾没有変化,主要凭詞序来表達語法關係。

○中文的詞序很重要

中文完全没有格助詞,而以詞序表達語法關係,故詞序不能自由変化。日文的詞序一般爲SOV,但中文的基本詞序爲SVO。

○從宏観的角度看詞序

如從各詞組或分句之間的語法關係或意義關係来看提供訊息的次序,在日中兩國語言<之間>有時有必要進行「倒譯」,即;將詞序翻過来翻譯。下面舉例加以説明。

―――――――――――――――

  今年要努力學習,以便明年能考上大學。

   来年大学に合格できるよう、今年は一生懸命勉強し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爲了明年考上大學,今年要努力學習。)

  過馬路要看紅緑灯,以免發生交通事故。

   交通事故防止のため、信号を見てから道を渡りましょう。

(爲了防範交通事故,過馬路要看紅緑燈。)

  他和我家人豪无拘束地交談,好象在自己家里一様。

   彼はまるで自分の家にいるように、私の家族と遠慮なく話している。

(他好像在自己家里一様,和我家人豪无拘束地交談。)

   將中文翻譯成日文時,在很多情况下應將中文句尾較爲復雜而較長的詞組或分句置於句頭来修飾名詞,或用「まるで…のように」(好像〜)「…するように」(以便〜)「…のため」(爲了〜)等説法来修飾用言(動詞、形容詞等),好譲日文譯文自然通順。

   與此相反,將日文翻譯成中文時,多採將句頭較爲復雜的分句或詞組置於句尾的方法,這正好與上述例子相反。

(摘自<<新編東方中國語講座翻訳篇>>、翻譯:永田小絵)

2.筆譯和口譯的問題点不儘相同

  若將上述「從宏観的角度看詞序」所舉的例句按原文的詞序翻譯成「今年はしっかり勉強して、来年は大学に合格しなくてはならない」(今年要努力學習,以便明年能考上大學)也能維持日文應有的形式,同様也可以説「信号をよく見てわたりましょう、交通事故が起こるといけないから」(過馬路要看紅緑燈,以免發生交通事故)或「彼と私の家族は遠慮なく話をする。まるで同じ家族のようだ」(他和我家人豪无拘束地交談,好象在自己家里一様)。筆譯和口譯或許有不同的問題,在日中兩國語言之間進行「正確傳達資訊」時,提供資訊的次序並不成爲障礙因素。較之更阻礙同歩口譯的就是如下的情况,如此的句子不僅中到日的同歩口譯,日到中或者日英同歩口譯也會有同様的困難。

1) 修飾主語的詞組太長

中文原文: 

//負責把世界性寶貴文化遺産和自然環境/指定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産/予以國際性保護的/本年度世界遺産委員會//2號在墨西哥開幕。

(資料来源:NHK國際廣播中文新聞)

日文譯文 :

//世界的に貴重な文化遺産と自然環境をユネスコの世界遺産に指定し国際的保護を与える責任を負う本年度世界遺産委員会が//二日メキシコで開幕した。                   

   用//来括起来的「負責〜委員會」爲此句子的主語。進行同歩口譯時,若試圖將句頭的動詞「負責」存入短期記憶并將它保持到「予以國際性保護的」,然後以這個詞組修飾後續的名詞來組織冗長的主語,那麼將會産生很大的困難。因此,發言人不應將如此冗長的主語置於發言的開頭。如採取同歩口譯的形式傳達此内容,最好首先説「本年度世界遺産委員会2號在墨西哥開幕。」,然後再説明該委員會的活動内容,這様,使得同歩口譯更容易傳達發言的訊息。

   但一方面,不管是中文或日文,我們日常使用的口語並不常用如此冗長的主語。日常的語言和書面語不同,很少運用結構很復雑的文章。換言之,用口語發言更能發揮同歩口譯的傳達效果。

2) 雖然相似,但意思不同的漢字語匯

   成爲日中口譯的問題的倒是被稱爲「假朋友」的語匯。「假朋友」包括同形異義詞和令人感到似乎可以互相通用的語匯。在英法翻譯等歐洲各語言之間也會有同様的問題。下面據口譯訓練課程學生譯錯的例子來加以説明。

 1 就日美貿易逆差的問題進行了協商。

日米貿易逆差の問題について話しあいました。

 2 亜州的時代即将来臨。

アジアの時代が来臨しようとしています。

 3 下午準備参觀工厰。

午後は工場参観の予定です。

    若是普通的日文,第1句的「逆差」應該譯成「赤字」或「インバランス」(不均衡),但在這里將中文的單詞生搬硬套,第2句也同様地不應説「来臨」而應譯成「到来」,第3句「見学」或「視察」才是適當的譯詞,不能説「参觀」。在這三句對於不會中文的日本人來説,第1句根本不明白其意思,但第2句勉強可以溝通,第3句並不覚得莫名其妙的倒很多。

   做翻譯做久了以後,口譯員本身也漸漸地對兩種語言的差別失去正確的認識。這一問題和一些日英口譯員將英文翻譯成日文時却多用英文單詞的問題有共同点。我們進行翻譯時,日→中、中→日的兩方面都受到漢字的相互影響和約束,這是日中口譯中所存在的很大的問題。

3.語言組合和同歩口譯

   以語言表達的文章或講話只能逐次提供訊息,其表達方式是綫状的,但人的思惟方式被認爲是;首先浮現的就是話題的核心,然後出現有關訊息,再將這些成分組織起来形成一篇文章或一席言談。用自然的口語表達時,組織言談需要一定的時間,並會出現一些冗詞。同歩口譯是順着發言人如此的思路來進行的。發言人宣讀經過了反復推敲的講稿使口譯陥入困難(尤其是口譯員未拿到該講稿時極爲困難)的原因就是;該講話已不能再現人類自然的思路。此外,一般而言,各種語言所具備的思惟方式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別。不管是日文或中文,譯文均可再現原文所提供訊息的次序或前后文的連接關係,也不妨礙訊息的傳達。筆者認爲,各種語言的思惟方式不會有太大的区別。在所有的語言和語言之間,同歩口譯是可以進行的,那麼這可能因爲在思惟方式和語言表達方式方面,全人類具有共同基礎之縁故。因此,基本上,不論語種的差別,均可透過同歩口譯傳達訊息,而且需要傳達的内容也有本質上的共同点。

   但是,同歩口譯的難度當然按語言組合而有所不同。在文化、語法等相接近的兩種語言之間的組合更能有效地傳達訊息,因爲不太需要補充説明、組織譯文也比較容易,故口譯員的精神負担也會相對地減少。由此可見,歐洲各語言之間的同歩口譯往往強調「只要理解原文的意思,就可翻譯」的理由。也就是説,在歐洲語言的範圍内,基本的思惟方式、社會文化、以及各種語言的語法結構都很接近,幾乎不成爲翻譯的問題。理論研究家的興趣自然傾向於「語言理解」的問題。日文和中文雖然都是亞洲的語言,但都具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其語法結構也不相同。而且,中国大陸最近才開始改變其姿態而加入國際社會,意識形態也與日本不同,互相不容易溝通。此外,進行口譯時面臨的具體問題之一是術語的翻譯方法。以科技術語爲例,就電腦等尖端技術有關的話題進行口譯時,日中口譯比英日口譯難得多。因為日文的電腦術語幾乎直接用英文,不需要翻譯,但翻譯成中文時必須將其英文詞翻譯成中文,而且很多詞匯未有正式的譯語。與此相反,在傳統文化方面,譬如就中國古典文學或哲學進行交流,因日中兩國之間有共同的基礎,比較容易溝通。如在進行日英口譯時出現「三国演義」、「唐詩三百首」等的話題,口譯員就很難正確地傳達所有的訊息。

   因各種語言的文化背景、語法結構的特徴等均不一,故語言組合對於口譯産生的影響也很大。尽管這不是口譯的本質問題,但在口譯的實践中應加以考慮。

 


備注:

*1) ISS翻譯培訓中心,是一所位於東京、由會議公司經營的口筆譯培訓班,筆者在此担任會議口譯班的中−日文口譯課程講師。

*2) 在心理学方面,就同歩口譯的遺漏和誤譯進行實驗分析的論文較多。初期的研究中比較有名的是Henri Barik “A Study of Simultaneous Interpretation”(1973).

*3) 減譯、不譯:『中国語←→日本語翻訳の要領』(今冨正巳、1973)、該書還提到加譯、分譯、逆譯、變譯等中日翻訳要領。

*4) 楊承淑在日本「口譯理論」的報告中指出:以日文的「という」爲標識,可將一句日文分割成二句中文。

*5) 遠藤紹徳・武吉次朗『新編 東方中国語講座翻訳編』1990

参考書目

飽戸弘 『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のための社会言語学』筑摩書房1992

今冨正巳『中国語←→日本語 翻訳の要領』光生館1973

大津由紀夫編『認知心理学3言語』東京大学出版会1995

佐伯胖『認知科学選書4理解とは何か』東京大学出版会1985

船山仲他「同時通訳における処理単位について」通訳理論研究10号1996

Gile Daniel Basic Concepts and Models for Interpreter and Translator Training 1995

 

A study on Chinese-- Japanese Simultaneous Interpretation

Abstract

Will different language combinations cause the different matter in a simultaneous interpretation ?

In European traditional interpretation theory, they maintain that there exists no particular difficulty unique to a certain language combination, because an interpreter grasps the overall sense of the text by conceptualizing the words spoken by a speaker. However , in most cases, such research only includes combinations of Indo-European languages.

The difficulties that a Chinese ? Japanese interpreter face the interpretation processes do indeed have a lot to do with individual language characteristics. What are the characteristics associated with spoken Japanese or Chinese, how do they influence the interpreters performance , and what matter will be caused by their style ?

This paper uses some examples of Chinese?Japanese simultaneous interpretations to illustrates the point of this issue.